2018年游戏关键词“直播”:一年上千场诉讼单笔索赔过亿,主播成高危职业

  ┃前言:在新年到来之际,圈哥对2018年以电竞、二次元、直播…为关键词进行了分析和总结。过去一年是中国游戏直播平台新内容、新主播成长的一年,又是直播平台资本动作频繁迎来新一轮洗牌的一年,更是直播行业各种乱象集中结算的一年。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仅仅两年后直播平台的大规模淘汰已经开始。在已经相对成型的财务模型下,资本对直播平台变现能力提高,要求直播平台更加深入、高频次探索流量变现途径。根据中国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却达到了74.4亿元,同比增长107.2%;用户规模已达到3.0亿人,同比增长38.5%,但增长率却远小于去年113.12%,用户增长的放缓或许代表着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用户趋于饱和,也是平台竞争加剧的开端。

  

  艾瑞咨询2018年11月直播APP月活排行

  在今年下半年全球性经济寒冬之前,虎牙、B站两家中国拥有直播业务的中国公司选择赴美上市,短期内还是争取到了资本的看好。目前,中国还有斗鱼等直播公司陆续有IPO的潜质,但总体来讲上市仍是直播公司进一步融资的最好途径,在游戏直播逐渐进入用户存量市场阶段之后,失去上市机会几乎等于淘汰。

  ┃头部主播排队“枪毙”,直播成“高危”行业

  从年初的“天佑封杀事件”开始,各大直播平台的头部主播接连被主流媒体点名,数位大主播因各种“作死”行为被全网封杀,草根网红在置身于大众视野后,由个人素质、法律意识的欠缺累积的“脓包”最终在今年被挤破。

  目前,斗鱼平台已经在今年接连损失了卢本伟和陈一发两位大主播,两者分别因为侮辱性语言和对历史事件的不尊重被主流媒体点名最终被封杀;虎牙主播莉哥在直播中戏唱国歌,被江苏网警点名批评之后遭到虎牙官方禁播。此外,还有多个直播平台主播相继因“口嗨”被平台封杀,“口嗨”成为各大主播排队“枪毙”的主要原因。